黄视频免费看的软件

   有喜事临门,王庆和沈竹很高兴,沈竹和卫英坐了一会儿就叫王国华出去买肉买菜,她则去厨房忙活,准备整一桌酒席待客。

   沈临仙也被沈竹留了下来帮忙。

   过了片刻,卫英也进了厨房,挽起袖子就帮忙择菜。

   三个人忙了半天,整了一大桌子菜,席间,王庆和李所长都喝的有点多,李所长醉熏熏的沈竹也不放心叫他和卫英回去,就叫王国华扶他去客房歇着,沈竹又倒了茶水,拿了瓜子花生和卫英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说话。

   卫英看客厅里就剩下她和沈竹以及沈临仙了,当下好些话就脱口而出。

   她看着沈临仙道:“你回去和你爸说一声,你们家也长点心眼吧,别叫人算计了。”

   这没头没脑的话叫沈临仙和沈竹都愣住了。

   沈临仙笑问:“卫阿姨莫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

   卫英把抓着的瓜子扔回盘子里,拍了拍手:“我们单位有个和我关系还不错的同事就是小周庄的,和你大姑父家还沾亲带故,我也是听她说的,她说你姑姑一走就是四年,虽说时常和你姑父打电话联系,时不时的还会写信回来,可到底夫妻分开四年,总不在一起的话,难免就叫人挑拨,尤其是你姑父的兄弟眼红你们家如今日子过的好,又不忿没提携他们,就时常在你姑父跟前说些不好听的,还挑唆周涛和周海兄弟俩和你大姑生疏。”

   沈临仙听的直皱眉:“先不说我大姑父怎么样,周家两位表哥都多大岁数了,又是我大姑亲生的,亲手养大的,怎么可能因为别人几句话就和我大姑生分了呢。”

   “这可不一定。”卫英冷冷一笑:“周涛是老大,倒是个有心眼也分得清好坏的,根本不听他们挑拨,可老二周海为人有点糊涂,又是个耳根子软的,很听他大伯的话,认为你大姑做了没理的事。”

   说到这里,卫英压低了声音:“你们不知道,周家人说的可难听了,你大姑去米国前两年来的信少,倒也没生什么事,可后头那两年,你大姑惦记着家里,时常的往家里寄钱,你也知道现在国家缺外汇,你大姑寄的可是外汇,换成华夏币可是老值钱了,也不知道怎么的叫周家其他人知道了,就乱嚼舌根,说你大姑一个大字不识的村妇去米国能干什么?还挣这么些钱,肯定是不要周军了,在外国又找了个老头,还跟周涛和周海说他们要有外国爹了。”

   气质优雅双眼皮

   沈临仙听了这话憋了一肚子的气。

   她总算是想明白为什么周军找到家里钱桂芳会那么生气了,钱桂芳头一句话可就是骂周军没出息,别人嚼舌根就应该大耳刮子扇过去,而不是怀疑自己的老婆,可见,钱桂芳应该也是听到点苗头了。

   “这些人心肝都是黑的。”沈竹也气坏了,拍着桌子骂:“说的这都是什么话?我大姐可从来没有对不住过周家,我大姐一个人在国外容易么,不但要学东西,还要打工挣钱,挣的钱舍不得吃舍不得花给他们寄回来,他们反倒好,回头就反咬我大姐一口,周家这都是一群什么东西。”

   卫英也觉得沈梅挺冤的:“可不是么,我也觉得你家大姐是个好的,别的且不说,就凭她有勇气出国闯荡,这就足够叫人佩服了,老周家一家子都是土里刨食的,能出你家大姐这么一个能人,算是他们家祖坟上烧高香了,他们不说高兴,不说捧着你大姐,把倒把人往死里踩,真不知道他们家是怎么想的。”

   “黑心呗,红眼病犯了呗。”沈临仙笑着:“恐怕是看不得我们家一点好吧,原先我爸弄棚菜的时候带着大姑父一块搞,倒是叫大姑父家挣了不少钱,周家那些人就看不过,埋怨大姑父有挣钱的门道便宜了小舅子,不知道拉拔自家人一把,还说大姑父跟沈家的倒插门女婿一样,这说的都是什么话,我们家有挣钱的门道拉着大姑父一块干这是我们家的善意,不愿意亲戚过穷日子,可我们家和周家有什么联系,他们对我们家没一点好,我们凭什么带着他们发财?”

   沈临仙提起周家也是满肚子的火:“前两年他们就闹了一回,大姑父是没说,可并不代表我们就不知道,这不,看着我们不拉他们一块发财,就把主意打到大姑头上了,他们是以老思想来猜度我大姑,猜度我家,想把大姑的名声搞臭,想叫大姑不占理儿,然后以此来要携我们,恐怕,还打着要用周家两个表哥来要胁我们家出钱帮周家致富的主意吧。”

   沈临仙这么一说,沈竹也醒过味来。

   “可不是么,他们家肯定打着这个主意呢。”沈竹越说越气:“他们肯定认为大姐挣了不知道多少钱,这些钱就合该给周家人用,怕大姐拿钱接济娘家,就想先发制人,先在村子里传流言,然后再鼓动大姐夫还有周涛和周海,叫这三个都向着周家,等到大姐回来,就叫这三个人向大姐发难,把大姐制住,往后给他周家做牛做马。”

   别说,沈竹这几年做买卖开厂子,这脑袋瓜就开窍了,分析事情分析的还挺到位的。

   卫英听了沉思一会儿:“我回头问问我们家那口子,他脑袋瓜好使,消息也灵透,说不定知道点什么呢。”

   沈临仙一想也是,李所长可算是这周围几个村子的土霸王了,恐惧这几个村子里的事情就没有他不知道的,真要问他,指不定能打听出什么来呢。

   “卫阿姨,您回头问问李叔叔,帮我们好好打听打听。”沈临仙笑着拜托卫英:“顺便您问问您那位同事,叫她也帮着留点心。”

   卫英一笑:“行,我肯定帮你们办好。”

   沈竹道了一声谢,卫英摆手:“谢什么谢,往后咱们是一家人,互相帮忙都是应该的,可当不起你这一声谢字。”

   沈临仙心里存了事,就没有再多坐,又说几句话就回去了。

   她一进家门,就看到沈卫国骑着自行车板着脸回来。

   沈临仙停下脚步等着沈卫国,等他把车子停好,俩人一块进屋,沈临仙就问:“哥,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谁给你气受了?”黄视频免费看的软件

Related posts